当前位置:
首页>政协提案>正文
多措并举促信贷增长 各方合力破融资难题
发布时间:2017-10-31 22:12:44
巴东县政协委员  肖倩
 
各位领导,各位委员:
  “融资难”既是老问题,也有新特点;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既有固有原因,也有短期因素。在我县,银行信贷业务发展艰难与企业融资难矛盾并存。一方面银行信贷规模上不去,存款未得到有效充分运用,另一方面,小微企业又面临资金短缺问题。
  一、我县银行业及信贷基本情况
  我县银行业金融机构主要是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邮政储蓄银行、湖北银行和农发行,现共有47个营业网点。2016年9月末,我县各项贷款余额51亿元,较年初净增5亿元,增长11%,净增额居全州第五,低于全州平均水平13.7亿元,相比而言,我县信贷规模较小。截止2016年9月末,我县共发放涉农贷款31.83亿元,较年初增加3.9亿元,增长14.1%;发放小微企业贷款26.12亿元,较年初增加5.6亿元,增长27.2%,增速均超过各项贷款平均增速,支农支小力度有所加大。
  二、我县银行信贷业务发展面临的困难
  (一)信贷业务规模小
  一是信贷投放量偏低。截至9月末,我县存贷款余额差高达79亿元,一方面信贷资金支持不足,另一方面银行利润受压缩。
  二是抵押担保类贷款业务发展受限。去年6月末至今年6月末,巴东农商行新增贷款中,房产、土地使用权抵押贷款占比仅为23.07%。对比恩施农商行此类贷款,占比为53.44%。小微企业贷款原则上要求提供抵质押物担保。我县由于移民搬迁等历史原因,违章建房现象普遍,大部分自建房屋未进行房屋所有权登记,产权权属不清晰,产权凭证不完整,无法办理抵押登记,严重制约抵押担保类信贷业务发展,也降低了企业贷款获得率。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来,巴东农商行和农行巴东支行因借款申请人房屋产权不明晰等问题无法办理抵押登记而未获得银行贷款受理的约有112户,此类均为潜在客户。
  (二)银行贷款风险高
  以巴东农商行为例,去年6月末至今年6月末,该行新发放的6840笔贷款中,4398笔为农业经营性贷款和农户小额担保贷款,贷款户数占比64.3%,贷款金额占比36.16%。虽贷款户数多,但贷款额度小,信贷业务规模小。另一方面,因农业生产周期长、风险大、收益低,加上借款人诚信意识淡泊,而农业贷款户数多、金额小,银行清收成本高,贷款风险大。
  (三)贷款不良率攀升
  截至2016年9月末,我县不良贷款1.69亿元,不良率达3.31%,除去鹤峰,按可比口径计算,我县不良率实际居全州第一,而贷款规模居全州第五位。因此,在我县出现了信贷规模上不去,不良率居高不下,银行信贷业务发展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四)银行处境夹缝中
  融资难常常让人感觉企业是最弱势的,银行有点为富不仁,实际上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与小微企业、农户打交道时,银行真正处于夹缝,时时面临贷与不贷、收与不收、诉与不诉的两难选择。对银行来说,无论从尽社会责任还是自身盈利的需要,都不愿意放弃中小微企业这个庞大的客户群。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该类贷款管理成本高、风险大、损失机率高,银行作为高负债高风险经营机构,必须在风险与收益之间做出权衡,最终形成小微企业“难贷款”,而银行“贷款难”的两难处境。
  三、我县融资难原因分析
  (一)资金需求者因素
  总体来看,我县融资需求者主要是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其大多生产经营水平较低,加上缺乏品牌与创新意识,缺少优质新颖投资项目,难以吸引投资,资金来源短缺,资金匮乏。再者,因其缺乏信用概念,常有拖欠贷款的现象,导致银行坏账率上升,且难以清收,久而久之银行轻易不敢向此类企业发放贷款。加上很多小微企业财务不透明,账目不清,增加了银行贷款调查难度,耗费大量人财物力,间接导致银行保守放贷。
  (二)市场环境因素
  一是我县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融资渠道狭窄,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和企业自筹资金,自筹资金主要是亲友及企业间借款或者民间高利借贷。二是土地与生产要素成本变高。近年来土地流转活动增多,土地使用成本变高,企业购置、租赁厂房成本、人工成本都增加,利润相对减少,从而降低了企业内部融资的可能性。
  (三)银行因素
  一是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办理贷款手续繁琐、环节多、周期长,资金难以及时到位。二是小企业划分标准缺乏针对性。企业年收入在 100 万以上的为小企业,而实际上我县的小企业年收入很难达到标准,这就阻断了小企业从银行融资的可能性。三是银行业务偏好和经营特点的影响,小微企业贷款金额小、次数多、期限短,银行在办理过程中费时费力,单位成本高,利润空间小。同时,因短期贷款利率一般低于长期贷款利率,商业银行作为营利机构,对小微企业采取保守的贷款制度。四是小微企业由于缺少足值抵押物,加上自身信用度低,风险较大,银行贷款时相对保守。
  (四)担保体系因素
信用担保体系不完善。担保是多数企业获得贷款的重要条件。我县仅恒信担保一家担保机构,担保能力有限,不能满足小微企业的借贷需求。
  四、多方努力,实现共赢,解决融资难问题
  (一)小微企业加强自身建设
  一是规范经营管理,找准目标定位,打造特色,突出成长潜力与发展前景,吸引投资。二是要加强人力资源建设,从长远的发展战略上提升竞争力。三是要强化诚信意识,提高信息透明度,增加获得融资的机会。四是拓展自身融资渠道,如参股融资、合作融资、联营融资等,同时,可建立互助担保模式,积极与自己有业务联系的企业结成互助联保小组,突破担保难的瓶颈制约。
  (二)商业银行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创新发展方式,与企业抱团取暖,共同发展
  1.优化信贷操作流程,转变营销理念。针对中小微企业对资金需求“短、小、频、急”的特点,尽量简化贷款审批流程。同时,转变经营理念,变被动接受借款申请为主动营销,并对一些有发展前景的行业和客户进行重点跟踪监控,完善小微企业信息库。再者,可将中小微企业信贷业务与该企业代收代付等业务有机结合,通过提供综合性一揽子金融服务,进一步增进对小微企业的了解。另外,四大行可积极争取上级行增加对巴东基层支行的业务权限和信贷业务品种。如此,既促进本行业务发展,又为小微企业融资提供支持。
  2.创新金融产品。对于那些产品销路较好的成长性企业,可推出应收账款、存货抵质押贷款;对于生态环保项目,可发放绿色信贷予以扶持;对于特色农副产品深加工项目,可联手当地扶贫开发部门推出助农贷等产品。总之,商业银行可结合小微企业实际,有针对性地创新融资产品,这样也可充分发挥信贷资金的政策引导作用,既解决客户资金需求,又可创造新的业务增长点。
  3.大力推进金融服务网格化工作,利用互联网信息共享的特点加强银行与企业信息交流,提高贷款效率。
  4.创新金融服务方式。一是可创建一种产业链融资模式,以产业链中发展较好的企业为核心,围绕其上下游及关联企业来组织中小微企业信贷、结算及理财业务,既拓展了银行业务,又可为产业链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二是实行“反担保抵押贷款”,使企业之间形成紧密联系的利益风险共同体。三是针对农户贷款可开发季节性流转资金贷款,农户可用生产工具或应收账款等作抵(质)押物。四是对能够提供足值抵押和有效担保的小微企业等,发放额度内循环贷款。五是结合目前开展的农村不动产登记工作,针对农村宅基地、林权等开发相应的信贷产品,盘活资源。
  (三)政府提供制度、政策保障,为企业和银行发展创造条件
  1.加强信用体系建设。一是可以重点加强小微企业信用体系建设。二是可以通过成立由政府、企业、银行和担保公司共同参与的以信用为纽带的协会组织,集中优势会员,共同促进企业信息披露。三是加大对骗贷和恶意悬空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力度,营造和改善信用环境,增强银行放贷积极性。
  2.政府可考虑建立和完善涉微涉小涉农金融业务亏损补偿机制。对于确因开展涉微涉小涉农金融业务而发生的亏损适当予以财政补贴,解决银行的后顾之忧。
  3.创造条件帮助中小微企业克服担保难问题。
  一是政府可组织相关小微企业成立小微企业促进会等互助组织,搭建互动平台,吸纳小微企业交纳保证金建立担保基金,以便为符合条件的成员融资提供担保。
  二是建立和完善信用担保体系。鼓励设立或者引进实力较强的融资担保机构,满足更多小微企业贷款担保需求。
  三是建立与完善中小微企业融资风险分担机制。一方面,政府可成立政策性担保中心,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中介。同时建立小微企业信贷风险基金,既增强政策性担保机构的资金实力,也可对商业银行发放的中小微企业贷款造成的本金及利息损失,给予适当比例补偿;另外,可进一步完善再担保机制,对商业性担保机构承保的中小微企业贷款,政策性担保机构可予以再担保。另一方面,政府部门可考虑主导建立中小微企业贷款保险机制,促进担保机构加强与保险公司的合作,逐步健全融资风险社会分摊机制。
  4.加快推进产权确权发证工作,推进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小微企业融资难很大的制约因素在于没有足值的抵押担保物。因此政府可通过加快推进产权确权发证工作,尽早实现产权“权证到人(户)”,为企业融资和金融机构发放产权抵押贷款奠定基础。同时,可进一步完善产权流转交易平台建设。既有利于加快实现产权流转,促进资源优化配置,也是银行处置变现不良贷款抵押物、及时降低贷款风险以及农民通过交易产生产权价格、降低抵押评估成本的重要金融服务的重要配套基础设施。
  融资难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要解决这一难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唯有通过各方努力,多措并举,标本兼治、综合施策,方能真正解决问题,从而实现企业与银行共同发展和成长,县域经济蒸蒸日上的三赢局面。
 
版权为 长江巴东网所有,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镜像或复制
  鄂ICP备05028449号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0805号